做強鄉村治理的物質支撐

【時間: 2020-01-03 08:50 內江日報】【字號:

——論深入學習貫徹市委七屆十次全會精神

鄉村要善治,必然要以鄉村經濟為基礎。建設現代化的鄉村治理體系,是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重要內容,也是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重要抓手。市委七屆十次全會提出,要落實農村集體經濟組織運行機制,探索新型農村集體經濟有效實現形式,大力發展農村集體經濟。

內江作為農業大市,鄉村治理任務繁重。淺丘地形使得農村類型多樣,發展差異明顯。430萬人口中農業人口就有298萬,在總人口中占比較大。鄉村集體經濟量小質低且不規范,缺乏足夠的物質支撐和有效手段,制約著鄉村振興向縱深發展。深入貫徹落實市委七屆十次全會精神,就是要用改革和發展的思路解決鄉村治理的難題,用鄉村之治破解鄉村發展之難。就是要堅持治理和發展相結合,深化農村集體經濟產權制度改革,規范建立村民集體所有的村合作經濟組織,做強鄉村治理的物質支撐。

做強鄉村治理的物質支撐,就要明確農村集體經濟組織“屬于誰”的問題。不同于一般性的農民專業合作社,農村集體經濟組織屬于全體村民共同所有。要落實農村集體經濟組織的所有權問題,就要以農村承包地和宅基地“三權分置“為重點,深化農村產權制度改革。就要建設農村集體資產監管平臺,加強農村集體“三資”管理。就要明確農村集體所有權,保護農村集體經濟組織成員利益。

做強鄉村治理的物質支撐,就要明確農村集體經濟組織“誰來管”的問題。要落實農村集體經濟組織的管理問題,就要扎實做好農村集體經濟組織登記賦碼工作,依法賦予農村集體經濟組織市場主體資格。就要厘清農村集體經濟組織與村民委員會的職責功能和權責關系,在村黨組織領導下各司其職、協調配合開展工作。就要健全農村集體經濟組織經營、管理、監督、分配等機制,完善法人治理結構。就要對具備條件的農村集體經濟組織,推行黨組織書記通過法定程序擔任負責人,從而確保集體經濟發展方向不偏、性質不變。

做強鄉村治理的物質支撐,就要明確農村集體經濟組織“怎么管”的問題。新的時代,走過去直接辦社隊企業的老路,顯然不現實。今天要落實農村集體經濟組織的運營問題,就要積極探索新型農村集體經濟有效實現形式。就要在清產核資、界定成員的基礎上,有序推進經營性資產股份合作制改革,規范建立村民集體所有的農村合作經濟組織。就要實施農村集體經濟“破殼消薄”計劃,發展農村集體經濟。就要探索農村集體經濟所有權與經營權分離的運營機制,保障集體資產安全、增值。就要建立健全全市統一的農村產權交易、農業科技創新、農村金融保險等平臺,為放活農村集體經濟經營權、推進農業產業規模化標準化品牌化建設提供支撐。

推動鄉村振興,打牢物質基礎是關鍵。把鄉村治理的物質基礎做強,有利于夯實內江鄉村振興的物質基礎,有利于不斷滿足基層群眾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,有利于推進內江市域鄉村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,意義深遠、責任重大,需要立足崗位、持續用力、久久為功。應當注重發揮經濟發展對農業農村發展的導向作用,要堅持因地制宜、合理規劃、經濟先行,突出鄉村特色,保持鄉村風貌。通過組織領導、隊伍建設、科技支撐、考核激勵,推動形成城鄉融合、優勢互補、有質有量的鄉村經濟,為科學有序推進鄉村建設發展奠定物質前提。


編輯:李江
記者:本報評論員